根与力的故事

在佛世时有一个小故事,说明根与力之间的关连。当时,在给孤独园,比丘们时时相互论道,某一次佛陀经过时就问大家:「你们今天在讨论些什麼道理,其中有什麼无法理解的吗?」比丘们赶紧恭敬地回答:「有。佛陀啊!在僧团裡,有一位刚出家的年轻比丘,他虽然发了心,但是经常心神恍惚,大家问他為什麼,他说他的心中有一个影像,永远都无法消灭。」為了这个影子,他的心总是无法安定下来,无法一心定念。

情门洞开影幢幢

再问他是什麼样的影像?他就说,是一个女人的身影。是不是很美呢?他又回答:「不是很美,她的身材像水桶一样,看起来不是很美,但是我的心思一直都在这个女人身上,哪怕她长得很丑陋,但是我总是念念不忘她的形影。也就是因為这个形影令我困扰不已,所以我来出家,希望出家后能忘了这个形影,哪裡知道出家之后,这个形影还是无法去除,我一直在思念著这个形影。」

比丘们一再劝导他,他都说没有办法,所以比丘们才会议论纷纷。现在佛陀问起,比丘们就请教佛陀:「佛啊!像这样的情形,我们要怎麼辅导他呢?」佛陀说:「来!带那位年轻的比丘来我这裡。」比丘就把这位初学的年轻比丘带来。佛陀看一看这位比丘,然后慈祥地问他:「年轻的比丘啊!刚才我听大家说起你的情形,你的心中是否真的存有这个形影呢?」

年轻比丘垂下头来,极為惭愧、懺悔地说:「佛陀啊!是真的,我很努力要把她忘记,还是无法忘记,这件事使我心乱如麻,无法理出一个头绪,我好痛苦啊!」佛陀很怜悯他,就对所有的比丘说:「比丘啊!大家要怜悯他,这是他过去生中的习气未断。他真的是很痛苦,不只是今生此世,在过去生中,就曾经有这样的事发生在他身上。」

接著就為年轻比丘与其他大眾,说起了过去生中的经过──在过去世一处深山中,有一对婆罗门教的父子在此修行。父亲是一位婆罗门教授,他对自己的修学非常重视,所以把儿子带到山上,希望将婆罗门的教法尽皆传授给他的儿子。年轻人上山之后,有一天在工作时遇到一位女子,女子的体态肥胖,但是很爱撒娇,年轻人禁不起女子的挑逗,情门一开,就跟女子情投意合。

有一天,老婆罗门看到儿子坐在床上发愣,就问年轻人:「儿子啊!你平时都很勤劳,主动到外面捡柴挑水过生活,最近看你老是无精打采,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呢?」这位年轻人就老实对父亲说:「我无法去除内心所发出的情感,整个心已经无法收回来了。我认识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要我跟她去群居的地方建立家庭,我很痛苦,因為我捨不得离开父亲您,但是我更无法离开这个女人。她已经跟我约好了地方,我想去跟她会合,到群居的地方过平凡人的生活。」

老婆罗门想:既然儿子的心已动,情念一生,再怎麼劝说都没有用,就顺著他的要求让他去吧!他对儿子说:「你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我也无法使你的心意回转。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改变了心意,要记得,我随时都欢迎你回来,一起修习这种清净行。」

父亲很捨不得儿子离开,儿子此时却是一心一意想要赶去与女子会合,於是匆匆别离父亲,就高兴地去与肥胖的女子会合了。

一到群居之地,女人就说:「我好累啊!帮我整理房间,帮我铺床,我想休息了。」年轻人就开始整理房间、铺床等等,所有的杂事他都做了。女人醒来又说:「我想吃东西,我要吃肉,我要吃鱼……。」她要吃很多东西,都要年轻人去為她打点,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一刻都不得休息,每天都是筋疲力倦。

经过一段时间后,年轻人想起了父亲:父亲给我的恩情那麼多,带我过著山居生活,无非是要教育我,我只不过做些简单的工作,所回馈的只是这麼一点点,父亲对我的慈爱与包容却是无限的。但是这个女人不是我的什麼人,我竟然禁不住情欲诱惑,為她百般付出,她却还是不满足。我到底在做些什麼?

他若有所悟,於是离开了那位女子,回到父亲的身边。佛陀说到这裡,就对比丘们说:「你们知道吗?当时的那位年轻婆罗门,就是现在这位初学比丘;当时那位父亲,就是我释迦牟尼。这位年轻人几世以来,都是因為情的诱惑扰乱了他的心,这种习气的根本未除,所以今生此世虽然发心修行,但是潜藏的烦恼习气还是如影随形。」

去污归真破重浪

由这个故事,我们就知道要有彻底的信根,而且一定要正信,不要迷信,那位年轻人就是迷於情爱,才会累世带著这样的业。我们应该要知道,修学佛法就是要去污归真,去除污染,使心念归於真诚的信仰,有了正确的信仰,才能断除迷邪的心。我们必定要精进,信根信念如果没有时时培养,很容易就被动摇,所以我们一定要精进,朝向正确的佛道实 行。

修行更需要正念,如果缺乏正念,外面的境界也很容易摇动我们的意志。所以一定要有坚定的毅力,如果没有坚定的毅力,就会像那位年轻人受到外色所诱惑,就失去修道的意念。有了正信、精进、正念,当然定与慧也就能水到渠成。学佛就要好好修学五根、五力,信、进、念、定、慧都不可缺少。

我们的心念,就像是海面的波浪,前念接著后念,后念推散前念,念念生、住、异、灭。我们发出一念好心,这个好心却不一定会常常存在,因為正念常常会被恶念推翻;发了一番精进的念头,也常常被一分懈怠的意念所淹没。所以说,心念的生灭如同后浪推著前浪,这就是凡夫之所以為凡夫之因,因為心意无法坚定,无法按部就班,如此,便无法一步步从凡夫地到达圣人、贤人的境域。

除非注明,心灵路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xinlinglu.com/12/25-664.html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