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台湾佛教

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台湾佛教可以说创造了人间奇迹,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所谓的四大道场,即佛光山、慈济功德会、法鼓山和中台禅寺。这些道场规模之大、信众之多、活动影响之巨、组织之严密,不仅在中国佛教史上前所未闻,即便放在当代世界宗教的整体视野中,亦堪称翘楚。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佛教道场巨大成功的标志,绝非仅仅是“大”,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创新与特色。每一个成功的道场都有十足的创新精神,形成了他人不可替代的特色,构成了五彩纷呈的当代台湾佛教。而不同道场之间的激烈竞争,又进一步推动了各大道场特色的发展,促进了台湾佛教的繁荣。

佛光山标榜文化、教育、慈善、共修等四大事业,然而,其最突出的成就是它的传教。200多个道场,遍及五大洲,可以说第一次将汉传佛教世界化。而所有的道场都以麦当劳式的连锁形式出现,统一的组织架构,统一的标识,统一的活动形式,统一的微笑和告别手语,使佛光山派成为世界上影响最大的汉传佛教道场,乃至成为中华文化的象征。这一被称之为“星云模式”的传教方法,足以奠定星云在中国佛教传播史上的大师地位。

慈济功德会有所谓四大志业、八大事业,但其最令人感佩的还是它的慈善及医疗。全球1000万人的会员规模,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救灾,其灾害救助能力在许多方面已经超过了国家的力量。更为难得的是,慈济充分发挥佛教的无我慈悲精神,以慈善为桥梁,在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不同种族间建立起和解与共荣。最典型的事件是慈济在印度尼西亚的救灾,不仅使印尼人对华人的敌视有所缓和、化解,而且在建设救灾房时,慈济功德会居然给当地穆斯林修建了清真寺。

法鼓山的领袖是获得日本佛学博士学位的圣严法师,其道场的特色也集中于科研与教育。法鼓山的中华佛学研究所在资料建设、佛典数据化、佛教教育、佛教出版等方面,都有很高的水准。研究所优雅的环境、齐全的资料、周到的服务,使无数参访者流连忘返。这一地处台北远郊的道场,也吸引了一些国外的优秀学者长期为其服务。法鼓山因此对文化程度较高的知识分子信教群体形成了独特的摄受力。

中台禅寺以禅修立世,以其保守性赢得市场份额。然而,其所建筑的中台禅寺,高大雄伟,无与伦比,成为台湾中部的新地标。建筑出自著名设计大师李祖源之手,在形式上,是将一平面展开的中国佛寺竖立起来,朝拜者从低到高,依次进入甚深法界,而其建筑顶端的标志物,则融合了佛教和各大流派乃至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因素,坚持传统而又新意迭出。

在宗教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区位”理论,认为不同人群的信仰要求是不同的,基本会稳定在一定的区位上。一个宗教场所成功的关键,就是抓住特定区位的人群,形成不可替代的宗教产品。台湾佛教的繁荣与成功,再一次印证了这一理论。

【发展过程 】

台湾佛教的发展,大致上可分为四个时期的过程:

(一)佛教初传时期;台湾佛教的信仰远在明朝,清朝时代,由闽粤先民迁移而来,惟当时的信仰注重祈福禳灾、婚丧,乃至个人修行,佛教文化教育的活动可说鲜少。

(二)佛教日化时期;马关条约后,日本军队入侵台湾,除了推行皇民化运动,台湾的佛教寺院的活动,以日本佛教化。

(三)国民党迁台后佛教;自民国三十四年大陆优秀佛众度海抵台弘化;宣扬中国大乘佛教法,发扬中国佛教传统精神,重建佛教僧制定立佛戒律法,纠正日治时期遗留下来的陋习,实现佛陀教法,正名中国佛教。

(四)近期台湾佛教;台湾佛教真正发扬人生佛教的正法,发挥太虚大师对后期中国佛教的教导。以入世精神做出世佛教真正事业,是当代台湾佛教的作用,台湾当代佛教发挥了印顺导师之人间佛教的真谛,以原始佛教的精神发挥了“佛在人间以人为本”的佛法精神,所以,修行道场如雨后春笋般发芽,佛教文化教育、慈善福利事业的推动 ,使人间佛法一片兴盛。

除非注明,心灵路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xinlinglu.com/12/20-650.html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