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密林深处

喜马拉雅山脉南麓

在喜马拉雅山脉南麓,有一块生长云雀与灵芝的土地。那里是门巴民族的发源地,风景秀丽,山高谷深,道路艰险,交通阻隔,人们叫他隐藏的乐园。那里是情歌之乡、酒歌之乡——门隅。门巴族人性情豪爽,爱唱歌,爱喝酒。萨玛酒歌、加鲁情歌一年四季流淌在门巴族的田园山乡。酒歌生动,情歌热烈,每逢节庆嫁娶良辰吉日,门巴族人载歌载酒,奔走朝贺,欢饮数日,情深意重。

门巴族是个古老的民族,乡情纯朴,民风开化,崇尚自由,尊重爱情。在门巴民族祖先的传说里,门隅的神山圣湖中住着爱情化身的美少年,与美丽的姑娘一见钟情,遂以月亮为弓,流星为箭,射出定情的靴带,便俘获了姑娘的芳心,孕育了成群的儿女。所以门巴的父母对自由恋爱的小儿女并不横加干涉。有一首加鲁情歌唱到:“东边的山再高,遮不住天上的太阳;父母的权再大,挡不住儿女选伴侣。”追逐着烂漫山花的孩子们长大了,听懂了加鲁情歌大胆直白的歌词,吹过山野的风也温柔多情起来,月缺了月圆了,花开了花谢了,少年男女的眼神不再懵懂了,粘在某个人身上的目光柔软了,像蘸了蜜糖,长了钩子,再也收不回去了,父母亲的眼神里也并无担忧。

在门隅这片美丽浪漫的土地上,我认识了桑杰,一个守护着这块土地一草一木的年轻男孩。

过去,这里树木参天,水草丰美,牛羊肥硕,人物风流。这里的藏民深信天地有灵,生生轮回,所有的山峦湖泊森林都有神灵的意志,能回应人们的虔诚祈祷。所以他们敬畏每一棵草木,路上的石头,风中的旗幡。然而现在大批的游客涌入,经济的迅猛发展,这里的环境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幼年的桑杰在门隅的山水之间终日嬉戏,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如同天空转着圈儿唱歌的云雀,满地追逐撒欢儿的野兔。他爱上了这里,爱上了茂密的森林,参天的大树。可是他阻止不了成片的树林被砍伐的命运,看着儿时的密林今日的荒落,他流泪了,黝黑的脸颊处有一串串晶莹的带着阳光的泪珠。他暗暗发誓一辈子要与门隅的森林为伴,一辈子要为这片神圣的土地而活着,他要做一个藏地的林业工作者,为养育他成长的门隅的后代付出这一辈子……

我见到这个男孩时,已经是在日落时分,带着好奇来到了沃松,这里是一个个靠近尼泊尔边境的小地方,桑杰就住在这里,在一个靠近密林小溪旁的红木屋外,桑杰向我招手。从木屋布帘的缝隙里钻进房来,闻到了浓郁的酥油香味,也许是太累了,酥油茶的香气让我觉得饥肠辘辘,桑杰看出了我的心思,足足倒给我三大碗酥油茶,热热的液体落入肠胃,一股暖流在全身游动,我渐渐有了精神,抬头打量着这个令我好奇的男孩,黝黑的皮肤外罩着粗布麻衣,并没有藏地牧民那种魁梧的身材,倒是显得有些弱小,我问他为何要做林业工作者时,他的眼神渐渐温柔起来,他说他爱这片土地更爱这片土地上的山林,就像爱着年轻美丽的姑娘,不能自拔。我愣住了,话是如此的简单,却又如此的真实,从他嘴中说出的话语,没有任何掩饰与虚伪的语气,似乎本应如此一般。爱上了山林,如同爱上了姑娘。诗一般的回答,让我对这个男孩另眼相看。桑杰深邃的眼神向我投来,继续说道,爱在这密林深处你会忘记了俗世忧愁烦恼,你的生活只有爱的欢乐与忧郁。我望着桑杰的眼睛,久久没有说话……

端庄高贵的姑娘

她那艳丽的面庞

看似高高桃树尖上

熟透了的果儿一样

心儿跟他去了

夜里睡不着觉

白天没有牵手

让我意乱心烦

我看着桑杰笑了,这种爱,门巴族最美的爱,如诗一般。

爱,在密林深处,在一个藏地林业者的纯洁的内心深处……

除非注明,心灵路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地地址:http://www.xinlinglu.com/09/14-207.html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