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缝流沙,乘愿人间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过一天就少一天生命,这就是自然的法则。一天过去了,大家总是想,一天啊,反正是今天的事情,我把今天做完,就对了! 可是如果我们再细思,时间不是一天过去,而是数秒地过去…… 假如以秒来思量,一天中,我们要做的事有多少?我们要学习的事情有多少?我们闻法能理解的有多少?其实要学的真多!

时间,如指缝流沙,再如何用力地掌握,仍会流泻。感叹时间消逝之骤,然而人在短暂的一生中能学习、能听闻的道理,却又如指尖之沙,如此的少。就如同佛陀和阿难的对话,阐释佛法甚深,人人要用心体会。

时间流逝难掌握 佛法甚深恒河沙

佛陀说,阿难,恒河沙多不多啊? 阿难目光一扫,叹一口气,回答佛陀,恒河沙之多,难以形容。 佛陀弯着腰,再用他的指甲挑了一下,那我指甲里的沙有多少? 阿难就说,指甲的沙,难以一一计数,因为恒河沙非常非常的微细。 佛陀又说,阿难,我已经说出去的话,和大地比,就只是在指甲端的沙,你已说难以计数,何况真正的佛法、觉悟的道理,就如恒河沙一般。 可见我们天天都在说话,能理解多少道理,也是很难、很难去体会到某一种法我们能了解了吗?”

体会,这种体会的感觉,真的难啊!假如说,有体会了。 体会到什么样的程度?你的感受,你的体会说出来,我听听…… 十有八九,我都说不合格。如何能叫做体会 ?真正的体会很难啊,听法,条条道理、条条都很顺畅,但是真正的法入心,碰到事情在我们自己的身上那就难了,难以体会。

婴孩能言要供佛 累世修行得果位

舍卫国中一长者生有一子,出生时相貌端正,几个月后即能言语,这个孩子说话,第一个就先问,佛陀是否还在人间? 父母吓了一跳,怎么会问这样的事情,就说,还在啊;接着又问,舍利佛、阿难呢? 一连串念了几位佛陀弟子的名号,这对父母一一回答都在,还在舍卫国给孤独园说法……

孩子之后对长者提出期望能供佛、供僧,长者原以要好好地、大大地准备,但孩子却说,诚心,用最虔诚的心,将环境清扫干净,以诚恳的心来供养。孩子要求要设三个高座,一个是供佛,请佛陀上高座,另一个要报前世的母恩,第三个要报现在的母亲的生育之恩。于是,长者将他前世的母亲请来,完成了这场供佛,同时也是回报生生之恩。

供佛供养之后,随着孩子长大,青少年时他又向父母提出他要出家,今生的父母也感觉到这个孩子是很特殊,那么幼小就懂得如何供养佛法僧,那样的智慧超越一切,长者也知道这个孩子应该是要为人间造福的人,所以父母就顺着他,让他出家,他在僧团里用功精进,很快就得阿罗汉果。

当时阿难也感觉奇怪,这位青年修行者是何因缘能够幼婴时代就会讲话、就会懂得供佛,就能知道前世的母亲,而且道心坚定在修行道上精进?

佛陀就说起了这个孩子的过去因缘,十几年前一位青年往生,舍彼投此,隔世因缘并不很长。孩子的前生,生在一个很高贵的家庭,家境本就富有,但家道慢慢败落,幼小的孩子即见人生的疾苦无常,于此环境中慢慢长大的他,开始一个心念,知道佛陀出生人间,已经觉悟了,也有僧团,开始在弘法,于是他有一个心愿,想要供养,可是家道却已衰弱了,于是他下了一个决定,付出身体奉献他的才华。

他找了一位长者,向那一位长者说,我希望一年的时间,完全奉献我的身心命,为你做事,一年,但是这一年的代价是一千两银。那一位长者也认为说,这位年轻人的聪明智慧,可以帮助他事业有成,所以他愿意。一年后,这位长者就问年轻人,你的薪水一千两,到底你是要回去娶妻子,或者是要回去成就你的大事业呢?他回答说:’不是,我的心愿就是要供佛、供僧、供法! 

年轻人能敬重三宝、能知供养,孰为难得,长者欢喜地回馈,即提供自家,协助年轻人完成供佛法增的心愿,而功德圆满后不久,这位年轻人就往生了,年轻人舍此投彼即是这位年轻的修行者。

了脱今世乘愿来 舍此投彼献良能

人生的苦难,都是起于过去的因与缘,在这一生中,一方面受果报,另一方面在成就另一个因,所以因缘果报,我们要好好的用心。要怎么样将法入心,体会真正的佛法,有了什么事情,要用什么态度面对,这才是真重要。

人人要把握时间从己做起,将法入心,用心体会,以正信、正念去执度众。

时间不是一日、一日过,不是一月、一月过,不是一年、一年过,应该是一秒、一秒过,所以是日已过,命亦随减,现在已经是农历七月,佛陀说,要孝亲、要行善,这都是我们时时行善、时时孝亲,这时就会吉祥平安。其实,每一天都一样,为什么一定要守着七月?人生迷茫所以我们要导正为正念,七月普度就是要救倒悬,就是要大家戒杀,要多造福,要多孝顺,不要焚烧纸钱等等。如何能改变这样的迷信,需要人人的正知、正见,还是要把握时间。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