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禅专题】生活禅的家风(二)

“‘生活禅’这一命题,在于揭示佛法与生活不一不异。因为从觉悟者来看,生活就是佛法,佛法就是生活,世间与出世间不二,烦恼与菩提不二,生死与涅槃不二,此岸与彼岸不二,消融了一切对立面,一切处于中道,人生觉悟奉献,安乐自在,欢悦和谐。如果就迷惑者而言,则万法纷然对立,生活与佛法打成两截,世间与出世间水火不容,一切都处于二元对立的状态,人生由此而三毒横生,烦恼不断,生死流转。

两种精神状态,中间只有一字之差,前者得力于一个‘觉’字,后者执著于一个‘迷’字。一字之差实际上只是一念之差。佛法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禅要解决的也是这个问题,生活禅要解决的还是这个问题。人生处在迷与悟的交叉路口,怎样把握这一念之间迷与悟的判断与选择,这就是佛陀所说法的一大事因缘。禅是佛法的核心,禅的宗旨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更加直截了当地解决人生迷惑问题。生活禅是禅在人生日用中的落实与运用;其宗旨是觉悟人生、奉献人生;其要领是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其着力点是在把握当下一念:觉悟在当下,奉献在当下,修在当下,证在当下,受用在当下,保任在当下。”(《生活禅钥·序》)

这就表明了生活禅的主旨与要领在于,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这种将生活与参禅融为一体的修行模式,其实质就是六祖禅倡导的出世与入世的统一,就是佛法与世间法的圆融。用禅门历代祖师的法语来说,就是在生活中了生死,在了生死中生活;也就是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的现代运用。所以说生活禅是六祖禅在现代社会的具体运用,因为生活禅除了与六祖禅在融合出世与入世、佛法与世间法的模式上一脉相承,更为重要的是生活禅将世间法解释为生活。生活的样态是当今社会的一个重要话题,生活禅抓住了这一时代的话题,秉着六祖禅的精神,融禅法于生活之中,这就是六祖禅倡导的融佛法于世间法的模式:经常有人向我提问:我们应该怎样把禅修落在实处?我说:应该把禅修与生活有机地结合起来,在生活中落实修行。学佛的目的就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世间,有许多迷惑的问题要求得到解决,所以要学佛法;修行的目的就是因为我们生活中有种种烦恼、种种痛苦要求得到解脱,所以要修行。离开了每个人具体的生活环境,不断除每个人当下的无明烦恼,学佛、修行都会脱离实际,无的放矢。所以我经常强调,我们学佛、修行的人必须把佛法净化人生(利乐有情)、净化社会(庄严国土)的精神,完整地落实在生活中,落实在工作中,落实在做人的分分秒秒中;要使佛法的精神具体化,要使自己的思想言行与自己的信仰原则融为一体,实现法的人格化,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我们每个佛弟子能够如是学,如是修,自行化他,令未信者信,已信者增长,就能够使正法住世,佛日增辉,法轮常转。我们之所以要提倡生活禅,其原因即在此。(《生活禅开题》)

六祖禅的一大特色就是用平实而质朴的语言,向世人宣说看似十分玄妙的佛法。这种平实而质朴的禅风,赢得了中国各阶层民众的契应,从而使得禅宗代代相传,其慧灯传承至今。纵观禅宗特别是六祖慧能之后禅门的发展历史,则不难发现,六祖禅、马祖禅等都是将被玄妙化、神化了的佛法简单化,不再使人们觉得佛法远在天边,而是就在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中。生活禅与六祖禅有着相同的弘法背景。六祖禅针对的是当时社会上逐渐脱离了民众的佛法,而生活禅则针对的是当今社会世人在心灵与精神层面对于佛法的急切需求。但是,随着科技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今天的人们不会再沉迷于神秘、玄虚的追求之中,而是需要在心灵与精神上得到真正的帮助。佛法从根本上而论,是度化世人的不二法门,是济世救人的慈航之法。但由于诸多的历史原因,人们似乎很难找到与自身的生活息息相关,能够切实解决自身心灵与精神问题的佛法形式。就此而言,生活禅以具有现代生活的清新气息,给挣扎于心灵与精神苦痛之中的人们,开出了一剂济世的良方。这种济世度人的情怀,与六祖禅是完全一致的。值得注意的是,生活禅开示众人不要拘泥于固定的某种形式去修行,而是要有一种理念。即:禅就是生活,生活的本质就是禅。所谓的禅境应该从生活的切身体验中得来,生活体验的真实切入处就是可以达到的禅境:所谓生活禅,即将禅的精神、禅的智慧普遍地融入生活,在生活中实现禅的超越,体现禅的意境、禅的精神、禅的风采。提倡生活禅的目的在于将佛教与中国文化互相熔铸以后产生的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禅宗精神,还其灵动活泼的天机,在人间的现实生活中运用禅的方法,解决现代人生活中存在的各种困惑、烦恼和心理障碍,使我们的精神生活更充实,物质生活更高雅,道德生活更圆满,感情生活更纯洁,人际关系更和谐,社会生活更祥和,从而使我们趋向智慧的人生,圆满的人生。(《生活禅开题》)

显然,生活禅之所以可以被视为继承与发扬了六祖禅的禅风,作为关键的一点即在于:生活禅与六祖禅开创的平实而质朴的禅风一样,更多地强调了禅法对于世人的受用性。即世人可以在禅法的实践修证中,切实获得禅法的喜悦,可以通过禅法的体会而提升自我的精神境界,净化自我的心灵。这些受用是实实在在的,而不是类似于神秘、玄虚的怪异之事。因此,生活禅反复强调,“佛法不离世间法,佛法的任务就是要净化世间法、提升世间法、超越世间法。同样,禅修也绝不能离开世间法,绝不能离开生活。离开了生活,离开了世间法,禅修的断、证——禅修要断什么证什么,便成了无的放矢、空中楼阁,没有一个着落之处。所以我们要深刻地认识到,佛教要适应当前的社会,要适应当前大众学佛修行的需要,佛教要契机契理地弘法、利益众生,必须要调整我们的步伐,大力提倡人间佛教,提倡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生活禅开题》)

生活禅的受用体现在对于世人心灵与精神困惑的解决。这一方面表明了生活禅对于生活本身的关注,同时还有另一面则是对于生活的提升与净化。在随缘的同时,强调了不变,而不是一味迁就生活即世间法。就此而论,生活禅与六祖禅一样,都有世俗化的一面,但更为重要的是强调了化世导俗的佛法的出世原则。这样就坚持了佛法的根本,又对佛法的弘扬做出了契机契理的解释。这种契机契理的解释,就是生活禅所倡导的,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对于禅门妙法的切身践履与体悟。因为“学修生活禅,目的是要融入禅的生活。禅本来不是说得清楚的,也不是说的事。禅是要行的,要体会,禅是一种实际的经验。它是生命的经验、生活的经验、人性的升华经验、开悟的经验。经验的东西,需要自己亲自体会,才能感到亲切有用。”(《禅是生命的自在解脱》)

由此完全可以看出,生活禅根本没有偏离历代禅门妙法的主旨。因为禅法的实质不是一种理论,而是一种需要去修证与体悟的无上智慧。但是禅法却又不能完全与生活相脱节,否则就会堕入偏见之中。在这一点上,生活禅显然是意识到了禅法与生活不一不异的不二模式,于此模式中,开示参禅悟道者应该怎样从生活的细节中入手,去体会禅法,去参禅悟道。

既然修学生活禅的目的是为了将禅法与生活融为一体,那么生活禅在理论与具体的践履中,都十分注重禅法与生活的不二、无碍、圆融的模式。针对这一模式,生活禅还提出了修学生活禅法的目标:修学生活禅,所要达到的目标,就是生命的自在解脱。达到了生命的自在解脱,自然就有生活的潇洒,和光同尘,入廛垂手,教化众生,大显神通。这两者一个是体,一个是用。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体会禅的空灵,有些人就不一定真正修过禅,他可能只是从知识文化思想修养方面进入到禅的表层,他也有可能得到很多体会。一个诗人、一个文学家、一个画家,只要他接触到禅,把禅和他的创作灵感结合起来,思想的空灵性就能在他的作品中表现出来。唐宋以来的文学家、诗人、画家,都有很多这方面的作品。这就是禅文化的层面。禅生命、禅生活、禅文化,三个不同的层面,都能体现禅的精神。(《禅是生命的自在解脱》)

自六祖慧能开创南宗禅风以来,中国历史上的文人士大夫无不与禅法结缘,用以指导自我的人生境界之体悟。当然,由于精神信仰的归宿问题,历史上的文人士大夫多以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理念作为人生的法则。这样,禅宗对于中国人的影响就呈现出各种不同的格局。因此生活禅才提出了禅生命、禅生活、禅文化三种不同的概念,将这三个概念统摄于生活禅之中,这无疑是对禅门妙法的一种与时俱进的创新。但是这种创新,却不是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任意发挥,而是本着生活与禅法不相违背、圆融不二的模式来进行的。生活禅立足于禅法是一种解脱生死的出世间智慧这一原则,在包容禅文化的同时,更为强调的是禅生活与禅生命。这就是说,生活禅的本质仍然是主张禅法是一种修证的法门,是一种体悟、体证的无上妙法,禅文化只是禅法的一种副产品:生命自在的禅者,可能有生活的潇洒和思想的空灵,也可能没有。禅师们由于生活环境不同,所受教育不同,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所处的年龄段不同,在禅的三个方面,大部分能够做到生命的自在;还有一部分能够做到生活的潇洒,有些禅师能够把禅的精神在生活实践当中全面展开;只有比较少的人,在禅文化方面也有巨大的成就,能够得到思想的空灵。当然这三者也不能截然分开,这仅仅是从表面的形式来看。因为每一位禅师有他自己的风格,有他自己在教化方面的侧重点。不过以禅的眼光看,得到思想空灵的人,禅文化上可能有成就,但是生活是否潇洒、生命是否自在,那就不一定。所以修禅一定要从根本入手,从信仰入手,从行持入手,才能够获得真实的受用。我们修禅,这就是根本。(《禅是生命的自在解脱》)

享受生活,悠闲生活,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种时髦的口号。之所以提出这一时髦的口号,乃是因为我们疲惫奔命于物质欲望的无止境的追逐中。所以生活对于我们而言,除了物欲无止境的满足而外,再也没有了任何意义,这样才会有享受生活、悠闲生活的看似时髦的口号。针对于此,生活禅认为世人通过与禅法结缘,即使不能像佛门中人那样去修证与体悟禅法的真谛,但也可以获得一些心灵上的自在与解脱。生活禅由于是对六祖慧能南宗禅法的一种继承与发挥,故而看到了南宗禅法对于中国文人士大夫精神世界的影响,因此在当代才提到了禅文化的受用。不过,诚如前所述,生活禅所强调的核心与重点,还是在于对禅法的修证与体悟,认为由此而获得的解脱与自在,才是最为根本与究竟的,这才是与禅门妙法完全相契应的。“所以修禅一定要从根本入手,从信仰入手,从行持入手,才能够获得真实的受用。我们修禅,这就是根本。”这才是生活禅的根本与宗旨所在,这与六祖慧能开创的禅法是无别的。

既然修习禅定的根本与入手处在于对于禅法的行持与信仰,这就是说修习生活禅者虽然以生活为参禅悟道、观照世间法与出世间法的对象,但是其本质却在于发愿修持佛法时的菩提心:不过从解决生命的根本问题来说,学禅一定要重视从发菩提心而始,真实修行,进入禅的核心,证得生命的解脱,这是一个根本问题。只有这个问题得到落实,得到兑现,得到社会承认,禅才真正有意义。否则的话,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学禅,从早到晚,废寝忘食,精进不懈,求的是什么呢?最终目标,就是希望得到生命的解脱。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如果在生命解脱的同时,也能获得生活的潇洒和思想的空灵,那就是禅的全面发展。(《禅是生命的自在解脱》)

由此可以看出,生活禅主张的禅修模式是发菩提心——禅定——解脱——潇洒与空灵,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体现了渐修与顿悟相结合的精神与主旨。那么检验与印证修习生活禅的标准,就是在日常的生活中是否体现了菩提心,是否显现了禅法的潇洒与空灵。也就是说,生活禅所主张的是,从生活中参禅悟道不是漫无边际、毫无章法的近于狂禅的行为,而是与世间法不相违背,与出世间法相契应的禅修之法。特别应该注意的
是,生活禅强调的生命的解脱、生活的潇洒与思想的空灵,这些都是与禅法不相违背,却又契入了时代元素的一种创新。这种创新即注重于潇洒与空灵的元素,是生活禅反复强调的重点:第一,禅是生命的自在。这是从信仰的角度、修行的角度来把握禅。第二,禅是生活的潇洒。这是讲开悟以后如何在生活实践中运用禅,它是禅者和光同尘教化众生的生活实践。第三,禅也是思想的空灵。这是从文化的层面来把握禅。历代很多文学家艺术家的作品当中,可以看出禅的影响。这个影响的实质,就是思想的空灵。有了空灵的思想,他的作品就不俗,他的作品现在的人要怎么来了解禅呢?我觉得,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理解。就像从山里边流出的泉水一样,清清亮亮,活活泼泼,源源不断,怎么品怎么有味。禅是生命的自在,禅是生活的潇洒,禅是思想的空灵。(《禅是生命的自在解脱》)

生活禅对于禅法的三个层面的区分,含摄了禅法的行持、体悟、境界,包括获得心灵的解脱等内容。用佛法的术语来说,就是含摄了世间法与出世间法的范畴。仅就生活这一层面而言,禅法可以为世间人提供一种心灵的解脱与慰藉,这一层面是就世间法而论的。另一方面,生活禅的重心在于由世间法的观照与参悟而达到出世间法的层面,这才是生活禅的根本,这也是历代禅门祖师传授禅法的本旨所在,再次印证了生活禅没有背离禅门妙法的主旨。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时代与社会的原因,生活禅在传授禅法时,不仅要面对禅法的信仰者,还要面对与禅法结缘的人。这样生活禅必须要兼顾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两个层面。所以生活禅主张的从三个层面来理解禅,其实就是基于圆融世间法与出世间法的一种模式,用生活这一概念与范畴来作为圆融的中介。从世间法的角度而论,生活与生命还是存在很大的差异。生命如果仅从物质形式而言,只不过是一种生理现象而已。但是人类作为世间最高形式的生命体,其追求生命的样态与形式,就不同于动物,所以佛法才一再强调人身难得。那么生活与生命如何才能在禅法的修证
中达到境界的提升,从实然的人向应然的人过渡呢?这就是生活禅与时代相接轨的特点。

在这里,生活禅使用了“生命的自在解脱”、“ 生活的潇洒”等时新的词汇,以此来与时代的特色相接轨。这种弘法语言的创新,是为了与时代接轨,是一种禅门的接机方便法门。在这种弘法方式的创新中,生活禅是以生活为创新的要素,这与六祖慧能的以世间法为修证的弘法模式,是一脉相承的。世间法在今日就是生活的范畴。人们在六祖慧能弘法的时代是以世间法为参禅悟道的对象,今日则是以生活为参禅悟道的对象。由此可以看出生活禅与六祖禅的传承关系。禅宗的传承有一个显著特点,那就是极为强调与中国社会、中国文化的适应性,这一点正是生活禅与六祖禅完全契应之处。

本文系【正觉-在生活中参禅悟道——试论生活禅的家风(观明/文)】部分内容。

固定链接: http://www.xinlinglu.com/06/03-959.html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