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一行禅师的人生幸福开示

温良却不失知趣的越南僧人,一行禅师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幸福开示,从与生命相约、你可以,爱、一心走路,我们不仅仅体味到那种心灵深处的震撼,更多的是给予我们净化身心解脱的心灵艺术。一行禅师所宣扬的非暴力的和平理念与正念生活之道,或许正是当今这个时代众生所缺乏的。

今天,让我们一起重温一行禅师以正念拥抱愤怒的精彩开示:

愤怒的“结”

我们的意识中存在许多痛苦、愤怒与挫折的障碍物,称为“负面心行”或“结”它们捆绑我们,阻挡了心灵的自由。
当有人侮辱我们,或对我们不利时,意识就会开始产生负面心行。这时,如果你不知如何解开并适时转化,它便会在心里停留许久。等下次又有人对你说出同样的话,或做出同样的事,负面心行就会愈来愈强大。只要内心存有痛苦的“结”与障碍,负面心行就有驱使我们的力量,能控制我们的行为。
慢慢地,一段时间后,就很难转化与解开这些结,也无法改变已经固化的心行,梵文称之为samyojana(“结”),意思是“固定成形”(crystallize)。因此,我们必须照顾负面心行,藉由禅修解开心结,使内心获得转化与治疗。
不是所有的心行都会令人痛苦,但即使是快乐的心行也同样使我们受苦。当你尝到、听到或看到某些令人愉快的事物时,那愉悦的感觉会转化成坚固的内在心结,而当这事物消失时,你就会想念并开始寻觅,用许多时间与精力想重新找回那感觉。如果曾抽过大麻或喝酒,便会开始慢慢喜欢那种恍惚的感觉,它就变成身心内的一个心行,你无法忘怀且总是想要获得更多。这心行的力量会一直驱使、控制你,终将夺走我们内心的自由。
爱上一个人也是种强大的内在心行,一旦陷入爱情中,脑海里想的就只有这个人,再也不得自由。你什么事都无法做,无法读书、工作、欣赏夕阳或大自然的美景,只想着所爱的人。所以,我们将爱上别人当作一场“意外”,或称为“堕入爱河”。这场意外会使你陷进去,内心不再感到平静。因此,爱情也是一种心行。
愉快或不愉快的心行都能剥夺我们的自由,我们要小心地守护身心,不要让它们在内心生根。毒品、酒精、烟草都会在身体形成一种心行;愤怒、渴望、嫉妒与绝望也会在内心制造负面的心行。
发泄只是训练你的攻击性

愤怒是种负面的心行,它使我们受苦,所以得尽力去除它。心里学家喜欢这种说法;“把它从你的身上赶出去。”他们说这是“发泄愤怒”,就好比让烟雾弥漫的屋子能通风一样。有些心理学家会告诉我们,当愤怒生起时,就去打枕头、踢东西,或到森林里大声呼喊,好好地发泄一下。
记得小时候被禁止说一些脏话吗?父母不让你说,因为它会伤害别人,并影响你的人际关系。因此,你必须到树林或某个偏僻的角落,清楚而大声地把这些话说出来,如此才能发泄内心压抑的感觉,这也是一种发泄愤怒的方式。
以打枕头或呼喊来发泄愤怒的人,其实只是不断地重复与强化愤怒。当他们以打枕头来发泄时,其实正在培养很危险的习惯,培养一种攻击性。相反地,当愤怒生起时,我们应该以正念的能量来拥抱它。
温柔地对待愤怒

正念并非用来打击愤怒与绝望的,而是要觉知愤怒与绝望的存在。所谓对某件事保持正念,是去觉知当下此事正在发生。正念是一种能量觉知当下所发生的每件事的能力;当你心想:“吸气,我知道愤怒正从心中生起;呼气,我要对愤怒微笑。”这并不是压抑或打击的行为,而是觉照的行为。一旦我们能觉知自己的愤怒,就可以用正念与柔情拥抱它。
当房间十分寒冷时,我们会打暖炉让暖气送出。这时冷气无须离开,房间就能暖开。冷空气其实是被暖气所拥抱了,它开始慢慢地变暖,两者之间并无冲突。
我们也要以这种方式练习照顾愤怒。当正念觉知愤怒时,是觉知它的存在,接受并允许它存在。正念就如大哥,他不会压抑弟弟所受的苦,只会对弟弟说:“小弟!我在这里陪你。”他会把弟弟拥入怀中安慰,而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修行。
想像一位母亲对哭泣的孩子生气并欧打,她忘了自己与孩子其实是一体的。我们就是愤怒的母亲,必须帮助自己的孩子——愤怒,而不是打击或摧毁它。在佛教里,禅修不是去打压、争持,而是要练习拥抱与转化。
善用愤怒,善用痛苦

我们要在心中种下觉悟的树,必须好好利用不幸与痛苦,就如同莲花不能种植于大理石上,没有泥土,美丽的莲花便无法生长。
真正练习禅修的人,不会歧视或排斥内心的负面心行,也不会把自己变成战场或想打击邪恶的魔鬼,而会很温柔地对待苦恼、愤怒与嫉妒。当愤怒生起时,应该立刻开始练习念念分明地呼吸,对自己说:“吸气,我知道愤怒就在心里;呼气,我正在好好地照顾它。”我们要像母亲一样,心里想着:“吸气,我知道孩子正在哭泣;呼气,我会好好地照顾孩子。”这是慈悲心的修持。
如果你不知如何慈悲地对待自己,又如何能慈悲地对待别人呢?当愤怒生起时,持续地练习念念分明地呼吸、走路、以聚集正念的能量,同时,也继续拥抱内心愤怒的能量。即使过一段时间气仍未消,但你已经安全了,佛陀就在心里帮助你照顾愤怒。正念的能量就是佛陀的能量,当练习念念分明地呼吸与拥抱愤怒时,你就在佛陀的护翼之下,毋庸置疑地,他正以慈悲拥抱你与你的愤怒。
给予并接纳正念的能量

当你生气时会觉得沮丧,所以要开始念念分明地呼吸、走路,慢慢地聚集正念的能量,它能让你觉知并拥抱痛苦的感觉。如果发现正念的力量不够稳固,就请师兄、师姊在身边陪你一起呼吸、走路,以他的正念之力支持你。
修持正念,并不表示必须独自完成所有的事,你可以靠朋友的支持来修行,他们能为你聚集足够的正念,以照顾强烈的情绪。
当他人有困难时,我们也可以用自己的正念支持他们。当孩子正被情绪淹没时,可以握着他(她)的手说:“亲爱的,深呼吸!跟着妈妈(爸爸)一起吸气、呼气。”我们也可以邀请孩子一起练习行禅,轻轻地牵她的手,一步步地帮助她冷静下来。当你把正念的能量传给孩子时,她就可以很快地冷静下来并拥抱自己的情绪。
觉察、拥抱、释放愤怒之苦

正念的第一个作用是觉察而非攻击。试着对自己说:“吸气,我知道愤怒正在心中浮现。你好,我的小愤怒!”然后吐气说:“我会好好地照顾你。”
一旦觉察到自己的愤怒,就要去拥抱它,这是正念的第二个作用,它是令人非常愉悦的修行。我们不但不打击情绪,还要细心地照顾它们,如果你知道如何拥抱愤怒,事情就会开始有转机。
这就好像煮马铃薯,当盖上锅盖,等水煮开了,还得让它在炉子煮上至少二十分钟,马铃薯才会熟。愤怒就是一种马铃薯,而你不能生吃马铃薯,对吗?
正念就像煮愤怒的马铃薯的炉火,刚开始时的几分钟,它会温柔地觉察与拥抱愤怒,效果开始慢慢出现,你的心会稍微获得解脱。虽然这时你还在生气,但已经不再那么痛苦了,你已知道如何照顾孩子。所以,正念的第三个作用是抚慰与释放,虽然愤怒还未离开,但是它已获得照顾,情况已不像哭泣的孩子被忽略时那样糟糕。母亲正在照顾孩子,情况已获得控制。
保持正念

到底谁是那个母亲呢?她就是活在你心中的佛陀。这股能让人保持正念,能了解、爱与关怀的力量,就是我们心中的佛陀。每次聚集正念时,心中的佛陀就又变得真实,有了心中的佛陀,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只要你知道如何保持心中的佛陀,一切就没事了。
能认知“佛陀在心中”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如何愤怒、无情、绝望,佛陀永远都在我们心中。这表示我们随时都有能力保持正念、了解与爱别人。
我们都需要练习念念分明地呼吸与走路,才能接触心中的佛陀。当接触到意识中那颗正念的种子,佛陀就会在心识出现并拥抱愤怒。你无须担心,只要继续练习呼吸与走路,让心中的佛活着就好,一切就会没事的。心中的佛会觉察、拥抱、释放你的愤怒,也会深入地观照你的愤怒的本质,并了然于心,而这了解将会为你带来转变。
正念的能量还包含专注与洞察的能量。专注力可帮助你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一件事上,当你专注时,观照的能量就会变得很强,可以让你突破原先的想法,这就是洞察。能洞察事物,心灵就能解放而重获自由。如果你有正念,又知道如何保持,专注力自由就会生起;若能继续维持专注,对事物的洞察力就会产生。所以,正念会觉察、拥抱与释放,帮助我们深入地观照,以获得新的洞见。洞察力是解脱的要素,能让心灵获得自由,并产生深层的转化,这就是佛教练习照顾愤怒的方法。
意识中的“地下室”与“客厅”

我们可将意识比喻成一座房子,把它分成两部分,地下室就如藏识(潜意识)。客厅就如心识(意识)。愤怒等负面心行以种子的形式留在潜意识——地下室里,直到你听见、看见、阅读或思考某件事,正巧碰触到愤怒的种子,它就会浮现在心识——客厅。这时愤怒就变成一个能量区,弥漫在客厅的空气中,带来沉重而令人不悦的感觉。所以当愤怒的能量生起时,我们就会感到痛苦。
一旦愤怒浮现,修行者就会立刻藉着念念分明地呼吸与走路,让正念的能量浮现,如此另外一个能量区——正念的能量区就产生了。所以,平时练习如何念念分时走路与呼吸、打扫与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如此一来,每次负面的能量生起时,就知道如何聚集正念的能量来拥抱与照顾它。
心灵也需要食好的循环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些毒素,当血液停止循环时,就会累积在身体的某个部位。为了身体健康,器官必须将它们排出。按摩可以刺激血液循环,只要循环良好,就能滋养肾、肝与肺,而能排出毒素。因此,好的血液循环对我们非常重要。多喝水与练习深呼吸,也能将毒素由皮肤、肺脏、尿液与排泄物中排出。所以帮助排毒的方法,都非常重要。
假设现在我身体的某部位很痛,那是由于里面累积太多毒素。每次当我碰触它,就觉得非常疼痛,这就有如去碰触一个心结,而正念的能量与修持,就如在按摩内在的心行。你的内心可能有许多折磨、痛苦、悲伤与绝望,这些都是意识中的毒素,你必须修持正念,才能拥抱与转化它们。
我们的意识也可能循环不良,当你以正念的能量拥抱痛苦与悲伤时,就是在按摩意识而非身体。当血液循环不良时,器官便无法正常运作而生病。同样地,当心灵循环不灵时,心也会生病,正念的能量,正可以帮助我们刺激与加强流经痛苦部位的循环系统。
是什么占据我们的“客厅”?

我们内心的障碍——痛苦、悲伤、愤怒与绝望,总会想浮上来占据意识,进入客厅。因为它们已经长大且需要关注,但即使它们想出来,我们也会因正视它们而感到痛苦,不愿它们得逞。所以,我们试着阻挡它们的去路,希望它们继续在地下室沉睡,而习惯请其他客人来占据客厅,只因不想面对它们。一旦我们有十几、二十分钟的空间,这些负面的心结就会涌上心头,把客厅弄得凌乱不堪。为了逃避这种情况,我们会读书、看电视或开车兜风,借某件事占据客厅,以免令人不悦的负面心行浮现。
所有的心行都需要良好的循环,但是我们不愿感觉痛苦,而想深锁它们,深恐它们一浮现,就会受尽苦楚。所以平常就习惯让其他客人占据客厅,譬如电视、书籍、杂志与聊天等,以避免负面心行的出现。当持续下去时,心灵就会循环不良,心里疾病与焦虑的症状,便一一在身心上产生。
有时我们头痛,即使服用阿斯匹灵也无法消除,这可能就是一种心理疾病的症状。有时我们认为对某种东西过敏是种生理现象,但事实上,过敏也可能是心理疾病的症状,这时医生会建议吃药,我们因而继续压抑负面的心行,而让病情恶化。
让最讨厌的“客人”宾室如归

  一旦解除挡痛苦浮现的禁令,你很自然地会受点苦,这是无法避免的,所以佛陀说必须学习拥抱痛苦。因此,修持正念十分重要,你能聚集一股强大的力量来觉察、拥抱并照顾负面的能量,佛陀就以正念的能量活在心中,你可请他帮助你拥抱这些心结。如果它们不想浮现,你就把它们诱哄出来,等好好地拥抱一段时间后,它们就会回到地下室,再度变回心的种子。
佛陀曾说过,每个人内心都有颗恐惧的种子,但大多数人只会压抑并将它锁在阴暗的角落里。为了帮助我们觉察、拥抱并深入观照它,他教导以下五句偈语:
一、我终究会老去,无法避免衰老。
二、我终究会生病,无法避免疾病。
三、我终究会离开人世,无法避免死亡。
四、所有我珍爱的事物与所爱的人,也终究会改变,有天我自然要与他们分离。我什么都留不住,我空手而来,将空手而去。
五、我真正拥有的只有所做的一切,我无法避免自已所种下的果。我所做的一切,就是我的依归。
我们必须每天如此练习,跟着呼吸花几分钟深思其中的涵意,只要练习这五句偈语,恐惧的种子就会得到良好的循环。我们一定要把这颗种子请上来,才能觉察、拥抱它,等它们再回到地下室时,就会变得更小了。
当如此真诚地邀请恐惧的种子上来时,我们也准备好要照顾愤怒。恐惧赋予愤怒生命,当恐惧时,心完全无法平静,恐惧成了滋养愤怒的土壤。愤怒根基无知——缺乏真正的了解,是造成愤怒的另一个主因。
如果你将负面的心行沈浸在正念之中,痛苦就会逐渐减轻,愤怒也变得不再危险。因此,每天给愤怒、绝望、恐惧泡个“正念浴”吧!这就是修行。如果心中没有正念,当负面的种子浮现时,便会坐立难安。但只要了解如何聚集正念的能量,每天邀请它们上来,并拥抱它们,就能深具疗效。你每天都如此邀请负面心行上来,再帮助它们回去,在几天或几星期后,心灵的良好循环就会重新运作,心里疾症也会随之消失。
正念的工作就是替负面心行与痛苦按摩,你必须让负面心行流动,但唯有先消除对它们的恐惧,才有可能做到。如果你学会不害怕痛苦的心结,就能进一步地学习如何以正念拥抱、转化它们。
[注:“结”(samyojana)即指烦恼,“结”为系缚之义,盖烦恼缚众生于迷境,令不出离生死之苦。]

固定链接: http://www.xinlinglu.com/06/02-949.html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