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佛教学者的态度(蒋鑫/文)

在佛教信仰者之中,有很多人排斥佛教学者,认为他们只是把佛教作为一门学问研究,甚至认为他们对佛教的认识存在不可饶恕的错误与扭曲。我一直以来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近期总结了一下,把它定位为是佛教信仰与佛学文化的关系。

佛教之所以流传了两千多年,它的价值早已不限于信仰层面,还涵括了它所承载的民族地域文化。例如:佛陀的教法对民族建立及政治制度建立所起的积极作用;对诗词雕刻绘画,如禅诗、佛教题材风格的绘画、雕刻佛教题材的工艺与传承的历史文化产生的深刻影响等等。以上这些都属于佛学文化的研究范畴,这也是佛
教研究产生的历史原因之一。

佛学信仰的产生是早于佛学文化的。佛陀出世先是弘扬能使众生解脱的正法。佛学文化是随着佛学信仰而后日渐形成的。当把佛教作为一种信仰来看待时,佛陀的教诲是自身言行的最高标准,无论在有无外界约束的情况下,信仰者都会自觉自愿地去信受奉行。这是佛教信仰与研究佛学文化最根本的区别。

佛教信仰与佛学研究的对比,可以把接触佛教的人群划分为两类,即佛教信徒和佛学研究者。我认为这两者没有高低之分。前者可能不需要做过多的考究即可对佛教有坚固的信心,而后者除了可以借助佛教博大精深的文化去解析与澄清世俗领域的一些问题以外,还可以建立起对佛教更为全面的认识,这就为从佛学研究者转为佛教信仰者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关于评判佛教学者对佛教发展有积极还是消极的作用,我想不能单纯地从某一角度片面理解。作为一个真正的佛教信仰者,本身就能从积极的一面看待这个问题。打一个比方,现在阅读的南传佛教方面的典籍,大都是佛教学者翻译过来的。这样的翻译工作必须是具备非常高的素养的学者才可以胜任。如对佛学专业词汇的了解、对各个语系佛教背景的了解、对所阅读对象能接受的语言达到最大化理解程度,等等,这一系列问题无不与佛教研究息息相关,否则也不可能翻译对比出许多典籍。从这方面来看,未经过语言训练及大量佛教知识储备的佛教信仰者是难以做到的。

我想说的是:佛教的发展与佛法的弘传离不开每一位众生的参与;反过来看,佛法又是为了一切众生的解脱而存在的。这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佛法是圆融的,不排斥每一位想借助佛陀妙法走向解脱的人。

也许某一天,那些诋毁佛教的人最终就成了虔诚的佛教徒。在历史上,这样的事情也屡见不鲜。有很多帝王和后来的大德居士,都是刚开始时对佛教未能正确认识,先是排斥,但通过不断接触,最终虔诚地皈依了佛陀。

在没能信奉佛教之前,他们可能对佛教的认识不全面,或者宿世善根不具备,但只要不断加深对佛教了解与学习,最终都会客观与情愿地把殊胜的佛法做为人生的唯一行为准则。

无论是佛教学者,还是对佛教一窍不通的人,都是佛法僧三宝现在及未来要度化的对象。把佛学纯粹做为学问来研究也未尝不是好事,这样做也可以种下日后学佛的善因。当把佛学研究到一定程度,从量变到质变,最终我想佛教学者也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佛弟子。

http://www.xinlinglu.com/03/25-720.html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