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的智慧(张雪梅/文)

从小便知道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仿佛,不争是不幸的因,因为不懂得“争”,才有了不幸的命运。争,就是要反抗、斗争,不低头,不屈服。

然而佛陀说,要忍辱。在六度法门中,“忍辱”排在第二,是修行的基础。面对外境所加的种种屈辱、不公平、磨难,你要低下头,默默忍耐,不予抗争。忍与争,看似对立。

《杂阿含经》里有一则经典的忍辱故事。有一天,尊者富楼那来见佛陀,自述将去西方输卢那“人间遊行”。佛深知,西方输卢那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因为那里的人“凶恶、轻慢、轻躁、弊暴、好骂”,总之,是一群凶悍之至的暴徒。佛很为富楼那担心,于是提前给他打“预防针”,顺便也试一试富楼罗的学习成果,师徒之间展开了很有意思的对话:

佛:“西方输卢那人是一群暴徒哦,如果他们当街污辱你,你怎么办?”

富楼那:“我会想,这些人都是‘贤善智慧’的人啊,他们虽然污辱我,但并不打我、砸我,真好。”

佛:“如果他们打你、砸你呢?”

富楼那:“我会想,这些人都是‘贤善智慧’的人啊,他们虽然打我砸我,可是没有用刀子捅我,真好。”

佛:“如果他们用刀子捅你呢?”

富楼那:“我会想,这些人都是‘贤善智慧’的人啊,他们虽然拿刀子捅我,可并不把我杀死,真好。”

佛:“如果他们就是想要结果你的性命呢?”

富楼那:“我会想,这些人真是‘贤善智慧’啊,他们帮助我结束人生之苦,早得解脱,真好。”

话说到这里,佛也无可奈何了,终于认可富楼那学会了忍辱大法,可以去西方卢输那了。

不但忍受别人的打骂伤害,还认为人家是好人,富楼那的境界,确非常人所能及。常人眼里,富楼那是个不知道抗争的人,或许还会认为他懦弱、愚钝。可是,富楼那正是在西方卢输那成就了“无余涅槃”,他的忍辱成就了他修为的圆满。

这就是佛教的甚深幽微之处。忍辱,以自我完全的顺遂、退让来达致外部矛盾冲突的平息,更重要的是,达致自我内心冲突的平息,从而全付力量投入于人格的完成。从佛教的角度,完美的人格不是诉求的释放、对障碍力的反弹,完美的人格在于调伏每一个蠢蠢欲动的心魔而获得不为外界所动的澄然空明。所以《信心铭》说:“欲要现前,莫存顺逆,违顺相争,是为心病。”

这样的观念是很难被刚强好争的现代人所理解的,然而富楼那却因忍辱而进阶了。他其实也有“争”,他努力争取实现的目标是生命的提升与超越。他做到了。

http://www.xinlinglu.com/03/24-717.html

分享到: 更多